以煎茶享受一季的春意

近来细雨绵绵,各种白瓣小花,细细碎碎地开满,春天到来了。碧绿色的,金黄色的,亮红色和深褐色的…..,茶是个丰富的世界,有好多选择。而每个季节,都有特别适合这个季节,特别引诱人想喝的一种。很自然的,在春天,就会很想喝嫩绿色的,雅致而清甜的茶。

以煎茶享受一季的春意

以煎茶享受一季的春意

恰好收到来自日本宇治朋友慎重送来的煎茶,知道它一定等级很不错,冲开来正是春天里最讨喜的碧青色。但犹豫了好久,总觉得自己常常把日本煎茶泡得平淡无奇,或是略带涩口。虽然有点不好意思,但光想到就有点提不起劲。

在茶柜前面挑好了盖杯,瞥见日本宇治四百年茶陶世家朝日烧的「河滨清器」,心里想,啊,对啊,泡日本煎茶应该用日本煎茶的道具。很快在嫩绿色的榻榻米上把茶盅、两只小杯、日式煎茶用的宝瓶排开。在台湾乌龙茶里,也有茶盅。热水冲入茶壶里后,无论是温杯用的热汤,或是冲好飘香的茶汤,都是从茶壶中出汤、注入茶盅,然后用茶盅慢慢斟入茶杯里。它是能让每一杯都能享受到均匀美味的分茶工具。

日本煎茶用的茶盅,也是让人享受美味的必要工具,但和台湾的用法很不一样。它最棒的妙用,就是降温。我按照朝日烧第十六代松林佑典的教法,把烧滚的热水先注入两只小杯,再将小杯里的水转倒入茶盅,在茶盅里慢慢地等水温缓降。以前常常等不及,不耐茶盅里的水来到最佳温度,就开始往煎茶身上倒。

以煎茶享受一季的春意

以煎茶享受一季的春意

松林先生说,对第一杯煎茶来说,七十度是最棒的温度。温和的他,总是很有耐心的把茶盅放在手心,感受它来到最佳适温。有时他会在茶杯、茶盅之间转倒,降不太下来的水温,就慢慢被他驯化得没那么烫手了。我忍不住用温度计偷量了一下,让心中抓稳了在我客厅落地的窗前,水温会来到七十度的等候时间。然后又期待又好奇的,开始用茶盅将完美温度的水,缓缓注入已经铺好煎茶茶针的宝瓶里,等待九十秒。

微带暗绿色的煎茶茶针,濡湿、浸润,然后慢慢滋溢出期待中嫩青色的煎茶茶汤,好漂亮啊。直接用宝瓶尖长的壶嘴,斟茶入杯。青绿色的煎茶在瓷白杯内形成一圈一圈逐渐扩散,如碧绿湖水荡漾的茶汤。很快端起尝了一大口,哇,好甘好鲜的煎茶啊,和以前尝到的滋味很不一样。初尝有上等昆布鲜汤的甘甜味,然后是绵绵不绝的清甜,很轻盈却也丰富,不若想像中的清淡,在口中有一种饱足的茶甜,令人满足。

第二泡开始,就能用比较高一点的温度,带出它里层更丰富的滋味。我没有使用酒精灯或茶炉加热,水壶中的水并不滚烫或猛热,可能来到八十或八十五度之间吧,直接注水在宝瓶里,然后自在的静候一小段时间,就随意倾出。略带浓的滋味释出,但很快就回甘得令人觉得爽口,这正是煎茶令人觉得好适合春天的滋味。第一杯的滋味泡顺了,后面都觉得甘甜有余,越喝越觉得喜欢煎茶。

在春天初来乍到的这几天,喝煎茶,享受到了这一季的青嫩呢。

以煎茶享受一季的春意

以煎茶享受一季的春意

  • 以煎茶享受一季的春意已关闭评论
  • 105 views
    A+
发布日期:2020年03月14日  所属分类:茶语人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