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茶享受傍晚,以茶慰藉长夜,以茶迎接晨曦

摘要

茶的滋味有种微妙的魅力,这使得它难以抗拒,也成为被理想化的事物。西方的幽默作家很早就将自己的文采和茶的香气融合在一起。茶没有葡萄酒般的傲慢自大,也没有咖啡的孤芳自赏,更没有可可的虚假天真。

一七一一年的《旁观者》便曾说道:「在此将我的想法诚挚地推荐给所有作息规律的家庭,每天早晨拨出一小时来享用热茶、面包与奶油,我也恳切地建议这些家庭订阅此份报纸,因为它将每天淮时到府,成为您喝茶淮备的一部分。」山谬·强森(Samuel Johnson)对于自身形象则是如此描述:「一个顽固且厚颜的饮茶者, 二十年来吃饭一定配上这充满魔力的植物所泡製出的饮料。他以茶享受傍晚,以茶慰藉长夜,以茶迎接晨曦。」

以茶享受傍晚,以茶慰藉长夜,以茶迎接晨曦

Samuel Johnson

公开表示自己是茶道崇拜者的查尔斯·兰姆(Charles Lamb)曾说:「我所知道的最大喜悦,是暗地裡行善,然后偶然间被发现。」这听来眞像是茶道的眞理。茶道正是这样的一门艺术,它隐藏了你可能发掘的美丽,暗示了你对于显露的顾虑。茶道高尚的奥秘在于冷静而彻底地自我嘲笑,而这正是幽默本身—微笑的哲理。就这个层面来看,每个名副其实的幽默作家都可称作茶思想家,比如萨克雷,当然,还有莎士比亚。向物质主义抗议的颓废派诗人(这世界什么时候不颓废了?)在某种程度上也体会到了茶道的精神。也许,正是我们对「不完美」的严肃凝视,今日的西方与东方才能在互相慰藉中相会。

以茶享受傍晚,以茶慰藉长夜,以茶迎接晨曦

Charles Lamb

  • 以茶享受傍晚,以茶慰藉长夜,以茶迎接晨曦已关闭评论
  • 211 views
    A+
发布日期:2018年09月17日  所属分类:茶语人生